白酒君

一场狂欢

我们需要一场狂欢
永不结束的狂欢
酒精在刺激我的神经
疯狂在消磨我的意志
让道德伦理飞灰烟灭
我疯了
但这里谁又清醒

这里不需要光明
只要暴力和黑暗
只要手中有刀
哪怕锈迹斑斑
也能拯救自我

所有的灵魂都已腐烂
躯体被商讨残余的价值
这里娱乐至死
却连死亡都是奢侈

这里只有金钱和利益永存
每个人都是帮凶
他们杀死自我和他人
毁灭希望

我要结束这荒谬的狂欢
用锈迹斑斑的刀
杀出通往黎明的道路
在这里每个人都是反抗军

自相矛盾却又理所当然
帮凶和反抗军只在一念间
我要成为反抗军
反抗世间的不公
即使我弱小
只有一柄锈迹斑斑的刀
即使我被无数次踩在泥地上
我也要前进
哪怕是以最狼狈的姿态








迎春花

    微风轻轻拂过少女的脸颊,吹乱了她的头发。可少女却不知,只是盯着几朵黄色的野花出神。
   
    “阿妹你喜欢吗?”
     笑的温柔的少年,小心的将一朵黄色野花别到少女的头上。
     娇羞的少女,推开他。不知道如何回应少年的话,只知道她的脸很烫,她的心跳的很快。
     然后少年又开口了,但不记得他说了什么。

     想到这,少女烦燥的甩甩头。企图再想起些什么。
    “阿眉,回家啦!”远处穿来奶奶的声音。让少女只能作罢。

     回到家中,看着奶奶忙碌的身影,不禁想到:也许,奶奶知道呢?可这个想法刚出来,少女就打消了念头。奶奶一定不知道,就不要她担心了。
     可明明是这样想的,但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声音
      “奶奶,您认识致远哥吗?”
     然后清楚的看到奶奶看向自己,视如大敌一般,声音颤抖却又故作镇定的问“谁,谁和你说的…咱们村哪有这人?可别瞎说。”
     “没有吗?我就问问,有本书的主角就叫志远。”边说还边用手比话。
       看过名字后,奶奶明显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忙碌起来,边忙边说“你呀,有空儿,就多看看课本,少看这种东西,要……”
       听着奶奶的唠叨,少女有些自责,明明不想骗人的,可奶奶……

        夕阳西下,留下来的余晖,把一切都渡了一层黄金一样,离家的飞鸟,悠闲的飞回幽暗的森林。少女安静的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在睡梦中,想起少年的话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可这永远也不能实现了,少年永远的在那幽暗的森林徘徊,却永远也找不到回来的路。
        
         少女的脸颊滑过一行清泪。